位置: 主页 > 专项热点 > 申 论 >
       搜索: 报名咨询热线:028-66871998 66725086
2009年四川省公务员考试申论模拟预测试卷
时间:2011-05-27 14:42来源: 作者: 点击:

 


 

一、 给定资料
1.安徽省休宁县和祁门县,2001、2002年连续两年调低部分乡镇长期虚报的农民收入数,重新戴回了脱去十多年的省级贫困县帽子。这件本来值得肯定的事情,却遭到了黄山市一些领导的批评,认为黄山是国内外关注的著名风景区,一下新增两个贫困县,有损黄山形象。
2. 统计资料显示,2002年该市农民人均收入达到2424元,比安徽省平均水平高出了300多元,在全省位居第五。但记者同时了解到,黄山市的四县三区中,有三个县是省级贫困县,安徽省三个不通公路的乡全在黄山。全市142个乡镇中,通油路的乡镇45个,不通油路的乡镇占了安徽省的近一半;1170个村中,不通公路的村230个,不通电话的村32个,不通电的村5个…,数字与事实的强烈反差已使人无所适从,而在农民人均纯收入统计中,某些乡镇出现完全不同的数据,更使人疑虑丛生。
3. 黄山市徽州区洽舍乡2002年农民人均纯收入有3个数字,高低之差居然达到1000元。记者看到该乡2002年工作总结,上面写道:"全乡农村总收入为1350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360元",而记者同时拿到的洽舍乡贫困情况的汇报材料,"2002年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为816元,全乡4个村均在1000元以下。"而到了黄山市各乡镇农民人均纯收入统计报表上,洽舍乡农民人均纯收入则又变成1847元。据副乡长张翠英介绍,人均纯收入816元是乡里实际调查选出的数字,上报的1360元是出于多种考虑的"形象数字"。
4. 为何会有"形象数字",记者在休宁县汊口乡得到一种说法。汊口乡2002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原计划上报1900元,县里不同意,要求上报2100元,但是到了全市分乡镇统计时,汊口乡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却变成了2215.23元。汊口乡领导说,近两年来,休宁县为争取上级的扶贫支持,下调了部分乡镇的农民人均纯收入数,有的乡镇从以往的1800多元调减到800元,下降幅度很大,但县里有农民收入增长责任制,为了保持大体平衡,就把其它乡镇农民收入数上调了。
5.对于同一个乡镇农民人均纯收入统计数的差异,黄山市统计局干部王南星说,统计部门和农经部门的统计口径和方法不同,结果自然不同。全市分乡镇统计的农民人均纯收入数,是根据各乡镇布点的样本户实际收支帐得出来的,是合法有效的数字。一些基层干部却不同意这种解释。休宁县汪村镇镇长汪永平等人告诉记者,该镇6个行政村中有3个是贫困村,统计局的样本户全部集中在2个较富的村里,实际情况就这样掩盖掉了。 如果能够严格按照《统计法》规定实施统计,数字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差。对此安徽省政策法规处干部李某表示,地方不依法办事,一方面折射出法制意识单薄,同时也暴露了某些干部不从农民实际考虑,缺乏正确的群众观。
6.农民收入究竟应该由谁说了算?长期担任村干部的璜尖乡徐家村村支书吴坤亮说,农民收入到底多少,自己心里最有数。这些年山区林木资源大减,林茶价格走低,农民收入明显下降,但农民收入上报数只能上不能下,就象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1999年全村农民收入只有七、八百元,结果报了1800多元,这实际上是置农民疾苦于不顾,"干部扛红旗,农民饿肚皮"。
7.黄山部分山区返贫状况出现于上世纪的90年代中期。到2002年10月,黄山市特困人口和返贫人口共6万人,比1997年末多2万人。黄山山区返贫现象并未得到遏止。为此,黄山市组织市直机关干部下乡包点扶贫,实施了声势浩大的"千人扶贫工程"。然而,记者走访的一些贫困村,没有见到扶贫干部,见到的却是一个个被扶贫遗忘的"角落"。
8. 汊口乡小阜村离黄山市中心仅20公里,是个有150户、共602人的小村。全村122幢民房近100幢残、破、漏,20多年来只盖起了半幢新房子。统计显示,该村人均纯收入在700元左右,150户都是困难户。据村支书曹松根介绍,小阜虽然顶着"省级贫困村的帽子",却是被扶贫遗忘的角落。既无资金扶持,又无扶贫单位包点。现在村里的主要生产资料是700多亩茶园,由于村民没有钱整治,已有60%荒废,村民人均从茶叶上的收入只有10多元.村里想筹集点资金修整茶园和竹园,但向上跑了十多趟都没人搭理。
9. 白际乡是黄山三个不通公路的乡镇之一,记者走了3个小时的山路,来到白际乡项山村团结村民组,满目荒山秃岭,沙石塞道。村前山坡上一片茶园,被山洪冲掉一半,另一半的茶棵也被沙石埋掉了大半截。村民组长项玉海说,这里林木砍光了,茶园荒废了,毛竹没人要,全村农民年均收入在600元左右,一年只有半年粮。"有没有干部来帮你们发展生产呢?"记者问道。项玉海和项根林、项树年等村民苦笑着回答:乡干部也有好几年没见了,去年春天,新上任的乡长倒是来过一次,是来催缴前三年的农业税的。一下子要交三年的税,大部分村民靠东凑西借,才把农业税交上。
10. 休宁县流口,鹤城乡的5个贫困村。这里是黄山"千人扶贫工程"的重点地区。但记者既没见到扶贫项目,也没有见到包点扶贫的干部。樟田村严田村民组组长汪观久说,扶贫七八年了,我们没见到一个干部下来。干部下乡扶贫这样的事我们只是在电视里看看,报纸上读读。同村的汪国森前几年当过村支委,他回忆说,有年冬天市里来了个包点扶贫的干部,在村长家住了半个月就悄悄走掉了,原先说好的村委会没开,生活费还要村里负担。从此后上面就是要派扶贫干部,村里也不敢答应。
11. 不仅干部下不来,呆不住,连技术人员也很难请动。枧源村的方新法等农民告诉记者,山区的农民植树种茶是能手,养猪养羊是门外汉。一次村里通知说县里的技术员要来辅导养殖技术,大家都很高兴。可是一打听,讲课费和吃喝招待费要农民自己出,农民因为出不起这几百元,只好作罢。
12.黄山市农业部门的一位老同志把"千人扶贫工程"比作"花架子工程"。资金投入严重不足,项目不能配套实施,干部即使下乡了,也只是走走形式,办不成事。
13. 虚报浮夸,害了群众,误了发展。这是许多基层干部从实践中得出的教训。休宁县县长胡宁说,休宁原本是省定贫困县。八十年代“脱帽”后,因为不能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部分农村经济发展状况明显滞后。加上在每年上报农民人均收入这一关键性数字时没有实事求是地把握准确,而是好大喜功,夸大虚报,因而未能引起上级重视,使这些地区未能享受到本该享受的扶贫政策和优惠条件,基础设施条件没有及时得到改善,导致这几年发展速度缓慢,部分山区出现返贫。
14. “好大喜功,浮夸虚报”的风气在黄山并没有绝迹。去年歙县农民人均纯收入比上年增长70元,没有完成增长100元的任务指标,市领导听完后,就不高兴地要统计部门再调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县里干部的“主观因素”造成的。“千人扶贫工程”本来已经做成了一锅夹生饭,可市里有关领导在听说市重点扶持的贫困村比以往增加了20%后,马上不悦地反问,贫困村怎么会越扶越多?弄得职能部门左右为难。一位市领导还批评休宁、祁门两县向上反映本县部分乡镇的贫困问题的做法,认为这是“为了几个扶贫款卑躬屈膝”,“损害了黄山的形象”。 记者在采访中,根据几个贫困乡镇的典型材料,与市领导作了交流,市领导对此却感到难以容忍,追问下面是谁把情况捅给记者的,致使一些干部向记者反映,他们“感到压力很大”。
15.要树立黄山在国内外的良好形象,是不是就不该反映发展的困难和问题?对此,黄山的一些干部群众认为,实践“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关键是坚持实事求是,切实转变工作作风。黄山山区返贫现象已有多年,再不下大气力解决山区贫困问题,实现全面小康将成为一句空话。山区扶贫攻坚任重而道远,需要全社会的努力,更需要各级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转变作风,真正做到勤政为民,忧群众疾苦。
16.加快山区经济发展,黄山应当树立什么样的形象?是实事求是,还是虚报浮夸;是知难而进,还是避实就虚;是一心为民办实事、谋实利,还是追求一时的表面政绩?在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过程中,黄山的贫困问题,正引起黄山市各级干部的反思。
17.有人认为,从一定意义上说,地方官员们如此看重数字,甚至为数字不惜付出信用成本、不惜冒损害个人人格形象的风险而指使统计部门掺杂使假,大抵是出于某种“体制性”的无奈,是无法抗拒体制弊端的表现。所以,一味地谴责官员,从他们的个人操守上找原因,不仅于事无补,而且有失公允。笔者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眼下统计农民人均收入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假如此类统计数字主要是为评价农业县、市党政官员政绩提供依据,那么,这种统计实在应该被取消。因为多年来的无数事实证明,只要统计数字与官员“藏否”相联系的体制弊端存在,数字造假现象就不可能真正根除。假如该数字不再成为评价党政官员能力、贡献的主要依据,他们干吗要冒着风险指使造假?
18.有人认为,这两年,“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的话题在媒体已谈的很多,再谈则有些絮烦了。但是,黄山市某些领导心目中的“数字形象观”,又让我们看到统计数字在官员的政绩需要面前,成了被任意揉捏的“橡皮泥”,透视出相当一些官员的好大喜功、作风不实的问题,应该引起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
二、申论要求:
1、用200字归纳出给定材料的主要问题。要求:准确、简明、有条理(20分)
2、站在计划管理部门的角度,提出解决给定材料所反映问题的对策意见。要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条理清楚,语言简明,不超过400字。(30分)
3、根据给定材料,自选角度,自拟标题,写一篇1000字以上的文章。要求联系实际,观点鲜明,条理清楚,语言流畅。(50分)

 

责任编辑:admin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相关连接
Copyright© 2000-2010 四川川公教育 .All Rights Reserved
电 话:028- 85436280 85436186 E-mail:offsc@126.com
地址:一环路南一段20号普利大厦A座310(四川大学北门旁 维多利亚女子医院对面)
蜀icp备09002988号